无标题文档
 
   

成功甜美苦中来

当炎炎夏日的第一缕晨光,透过鹅黄的窗帘,照进屋子里的时候,信管系陈娟老师起床了。看了看熟睡中的女儿,轻手轻脚的做好早餐,背上双肩电脑背包,正准备溜出门的时候,女儿睁开了眼睛。

 "妈妈,你又要去工地了吗?"。

 "是的,宝贝乖,妈妈晚上回来陪你玩。"

 "妈妈你又骗我,你每次从工地回来,都很累很晚,哪里有力气陪我玩。"

 "好的,明天,明天一定陪你"。

 "妈妈早点回来"。

 "一定一定"。

亲了亲宝贝粉嫩的笑脸,终于出了房门。

8月天,正是上海最热的时候,一出门,便觉得进了蒸笼。公交,地铁,出租车,几乎所有的交通工具都用上了,折腾了近3个小时,终于从上海的西北角,到达了上海的东南角上连出租车司机也不知道具体线路的一条偏僻小路:高东路。而人,也终于彻底睡醒了。

工地的师傅们也已经上班了,彼此熟悉的打着招呼,真正开始一天的工作。

今天要进行DT515DT85数据采集程序和绘图程序的调试。现场的传感器等设备都已经布置好了,机房是在工地旁边临时搭建的,简单放置着几张桌椅,搭建了网线,虽然简陋,倒也能遮挡住刺眼的阳光。唯独空调需要过段时间才能到位。但是,等不了那么几天了,因为工期很紧张,一旦机器开动,数据必须采集上来,这也就意味着,程序必须在机器开动之前调试通过,否则几千万的设备闲置在那里,延误了工期,这个责任,负担不起。所以,尽管是上海的8月天,尽管周围听到的是机器的轰隆隆的声音,闻到的是灰尘的味道,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时间,一定要按时,还要保质保量的完成调试任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敲击键盘的声音,伴随着机器的微微的轰隆声,显得格外的和谐。从早晨9点到达工地,到晚上6点坐车离开,除了简单的吃饭,喝水,其它时候,就保持着一个相同的姿势:看着笔记本,时而迅速的敲打键盘,时而沉思。电脑的屏幕也不时的变换着,时而是调试代码的界面,时而是绘制的部分图形的界面。

工地的师傅们也都熟悉了这样的场景。似乎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似乎她就应该是工地的一份子。其实她不是,她真正的身份,是上海大学悉尼工商学院的教师,现在正在做的,是上海大学悉尼工商学院和城建集团合作的一个盾构隧道施工方面的项目。这个项目已经进行了一年多了,其实原本不必这么着急的赶工期,在需要交工的前一个月,现场的一个DT515的数据采集器突然坏了,施工方要求增加一个新的DT85的数据采集器来代替原有的DT515,而这个新设备几天前刚刚到位,但是由于DT85数据采集器和DT515数据采集器在指令等方面有着诸多不同之处,于是在新设备到位的时候,专门请技术支持人员进行了现场的培训。现在却需要在短短的2周内编写并调试通过数据采集程序,进行数据转换、数据存储以及绘制实时和历史曲线。所以时间就显得特别的珍贵。

晚上9点,陈老师拖着疲惫的身影,回到家。3岁的女儿实在是等不及,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女儿的睡脸,愧疚感油然而生。轻轻的抱起女儿,放在床上,女儿还是醒了。

 "妈妈,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嗯,回来了,你快点睡,明天陪你玩"。

女儿终于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在经历了几十个这样的工地调试的日子之后,到了项目验收的前五天。
那天,是想最后一次提前演练一遍项目调试的。一个功能接着一个功能的测试,串口通信,数据采集,公式转换,数据存储,实时和历史曲线绘制。似乎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上海隧道股份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孙工程师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目前看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了"。孙工说。

看了一眼孙工,她轻轻的问,"多通道的指令功能,真的不需要实现吗?"

 "有单通道的就可以了,暂时还不需要"。孙工模糊的说。

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可是,就在项目验收的前两天,接到了孙工的电话:

   "陈老师,那个多通道的指令功能,是需要实现的,因为。。。。,可是后天项目就要验收了,现场就要开始施工了,你看,能不能。。。"电话里传来孙工急切的声音。

  "孙工,你不要着急,多通道的指令功能,虽然你们没有要求,但是我还是实现了的,因为我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还来得及,一天,我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孙工你放心吧"。

电话里,陈老师有条不紊的回答着。波澜不惊。

 "谢谢!谢谢!"

除了这两个字,孙工不知道还应该说些什么。

终于,迎来了项目验收的那一天。上海市的领导,上海市隧道股份有限公司的领导和负责人,上海大学的项目负责人都来了。在听完项目汇报,实地考察了项目验收情况后,上海市的领导宣布: "本项目成功验收!"陈娟老师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